企业文化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企业文化 > 712故事 > 

奉献,没有句号——记我所退休老专家于永先、陈义祥

发布时间:2017-12-01 14:09  来源:  浏览人数:
       初秋的七一二所社区,仍是满目的葱茏。每天,在社区来来往往的人群中,活跃着许多老同志,他们中有很多是早年有很深造诣的老科技工作者,虽然已退休,但他们仍怀着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和使命感,以自己的所学所长和真诚爱心,积极为我所发挥余热,展现了新时代退休老同志甘于奉献、乐观向上的精神风貌。
       本文要为大家讲述的就是这样两位老同志:原电机事业部老专家于永先和陈义祥。
一心为公,忘我工作的老专家于永先
 
       在科研区,经常会看到这样一位老同志,他穿着朴素,面带笑容,脚蹬一辆老式自行车,路过的人常常会停下脚步,向他打招呼;而这位老同志也会屡屡停下车,向对方问好。他,就是于永先,1937年12月出生,1963年9月,从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的于永先进入我所原二室(即:原电机事业部)工作。1999年退休后于永先同志接受了所里返聘,直到2011年。他和我所许多科技工作者一样,将自己的青春和热血撒在了七一二所这片土地上。
       在原二室同事们的记忆中,于老对工作始终充满着激情,他兢兢业业,一心扑在工作上。于老说:“我就喜欢坐在图板前,比什么都舒服。”爱人刘乃瑾为了让于老安心工作,把家中大小事务都安排妥帖了,“我就成了一个‘闲人’”,于老不好意思地说到,“因此就有了更多的时间投入到工作上。”在大家眼里,于老没有节假日,因为办公室就是他的家。
       自1999年退休起至今年,于老接受了我所的邀请,在每年秋季为研究生二年级的学生讲授电机有关知识,授课时间为两月,每周一堂课。近20年来,虽然是返聘,但每逢上课,他总是风雨无阻,第一时间来到教室。为学生讲课,于老毫不马虎,他自己编写讲义,整理笔记。对学生的健康成长尽职尽责、不辞辛劳。截至目前,于永先同志已为75名在我所攻读的学生授课。
       平时的工作中,于老也以其强烈的事业心、责任感和乐于奉献的精神,积极参与到我所科研工作中。碰到事业部有技术问题打电话给他,或者请他帮忙看图纸,他毫不推脱,立即赶到。大家都特别喜欢和于老交流,在同事们眼中,在我所科研战线上奋斗了一辈子的于老有着丰富的实践经验。他总是毫无保留,把自己多年来在工作中摸索出来的经验告诉年轻人,引导青年科研人员紧盯科技前沿,关注科研发展趋势,让大家少走弯路,以较快的速度迅速成长起来。
       “共产党员永不退休,有一份热就发一份光”,是于永先同志常说的话,多年来,他也是这样坚持做的。他始终秉持爱所如家、勤俭节约的传统,默默无闻地尽自己的一份责任。
无私奉献、退休不褪色的老专家陈义祥
 
       “国庆”前夕,在我所研发中心超导应用技术研究室,一位瘦小而精干的老者正与研究室的9名技术工作者亲切座谈。回顾我所超导专业科研发展的艰难历程和取得的丰硕成果,他难掩自己内心的激动和喜悦。他,就是老专家陈义祥。
       莫道桑榆晚,为霞尚满天。陈老虽已退休多年,但他仍心系我所科研发展,尤其关心超导专业应用研究的科研状况和技术发展。
       陈义祥出生于江西省一个农村家庭,1963年从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后,带着满腔热血跨进了712所。回忆过去,陈老这样说到,“日子几乎都是在只争朝夕的攻关中度过的。” 在同事的记忆中,陈老热心技术工作,重视理论分析、专业知识牢固、判断科学准确,是同事们心目中的“能人”。在科研工作中,整机方案、理论计算、施工设计、生产制造、电机试验……他总是全程参加。陈义祥处理问题全面、细致而严谨、思路开阔,多年来,他与众人一起极尽所能为我所军品、预研而勤奋地耕耘着,一次次攻克项目研制过程中的拦路虎,出色地完成了多项任务。
       莫道桑榆晚,为霞尚满天。2004年,退休7年的陈义祥接受我所返聘邀请,协助开展100KW高温超导同步电机的研制。研制组人员都是年轻人,除了他,没有人搞过电机设计。研制高温超导转场式同步电机,是一次全新的尝试,没有参考资料,全靠自己独立设计。在困难面前,陈老总是鼓励年轻人:“困难不要怕,只要方向正确,努力、坚持,你们就一定能作出超越前人的成果来。”每天,陈老与组里人员加班加点,从系统确定到电机方案,从电磁方案计算到磁体设计,从转子到定子,还有文件编制,变频器验收试验,生产制造试验等等,都得陈老精心计算和策划。在他的鼓励下,全组人员时刻以零缺陷要求鞭策自己,精心研发设计。上级领导也十分重视,严格把关。2007年,国内首台100KW高温超导转场式同步电机试验一次成功。
熟悉他的人都知道,退休期间,年逾七旬的陈老在家自学打字,将自己所积累的知识、参加重大项目所作的专题分析以及理论计算整理出来,形成了厚厚一本《手稿择录》,里面沉淀的是他50余年工作生涯积累的结晶。今年年初,陈义祥将这本《手稿择录》交到了所里。“我对党和国家给予我的培养感恩不尽,虽然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退休人员,但想到能为所里做点事,能为年轻人多提供一点参考,我就感到轻松和欣慰。”陈老的话平静而质朴。 
       金秋余热放光辉,离退人生出真谛!也许,于永先、陈义祥两位老专家对信念的坚守,形式各有差别,但他们选择的方式最朴素,也最有力量。他们严谨求实、勇于创新的工作作风,带给全所科技工作者的不只是敬意,更是信仰的鼓舞和精神激励。
向前已无文章

奉献,没有句号——记我所退休老专家于永先、陈义祥

发布时间:2017-12-01 14:09  来源:  浏览人数:
       初秋的七一二所社区,仍是满目的葱茏。每天,在社区来来往往的人群中,活跃着许多老同志,他们中有很多是早年有很深造诣的老科技工作者,虽然已退休,但他们仍怀着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和使命感,以自己的所学所长和真诚爱心,积极为我所发挥余热,展现了新时代退休老同志甘于奉献、乐观向上的精神风貌。
       本文要为大家讲述的就是这样两位老同志:原电机事业部老专家于永先和陈义祥。
一心为公,忘我工作的老专家于永先
 
       在科研区,经常会看到这样一位老同志,他穿着朴素,面带笑容,脚蹬一辆老式自行车,路过的人常常会停下脚步,向他打招呼;而这位老同志也会屡屡停下车,向对方问好。他,就是于永先,1937年12月出生,1963年9月,从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的于永先进入我所原二室(即:原电机事业部)工作。1999年退休后于永先同志接受了所里返聘,直到2011年。他和我所许多科技工作者一样,将自己的青春和热血撒在了七一二所这片土地上。
       在原二室同事们的记忆中,于老对工作始终充满着激情,他兢兢业业,一心扑在工作上。于老说:“我就喜欢坐在图板前,比什么都舒服。”爱人刘乃瑾为了让于老安心工作,把家中大小事务都安排妥帖了,“我就成了一个‘闲人’”,于老不好意思地说到,“因此就有了更多的时间投入到工作上。”在大家眼里,于老没有节假日,因为办公室就是他的家。
       自1999年退休起至今年,于老接受了我所的邀请,在每年秋季为研究生二年级的学生讲授电机有关知识,授课时间为两月,每周一堂课。近20年来,虽然是返聘,但每逢上课,他总是风雨无阻,第一时间来到教室。为学生讲课,于老毫不马虎,他自己编写讲义,整理笔记。对学生的健康成长尽职尽责、不辞辛劳。截至目前,于永先同志已为75名在我所攻读的学生授课。
       平时的工作中,于老也以其强烈的事业心、责任感和乐于奉献的精神,积极参与到我所科研工作中。碰到事业部有技术问题打电话给他,或者请他帮忙看图纸,他毫不推脱,立即赶到。大家都特别喜欢和于老交流,在同事们眼中,在我所科研战线上奋斗了一辈子的于老有着丰富的实践经验。他总是毫无保留,把自己多年来在工作中摸索出来的经验告诉年轻人,引导青年科研人员紧盯科技前沿,关注科研发展趋势,让大家少走弯路,以较快的速度迅速成长起来。
       “共产党员永不退休,有一份热就发一份光”,是于永先同志常说的话,多年来,他也是这样坚持做的。他始终秉持爱所如家、勤俭节约的传统,默默无闻地尽自己的一份责任。
无私奉献、退休不褪色的老专家陈义祥
 
       “国庆”前夕,在我所研发中心超导应用技术研究室,一位瘦小而精干的老者正与研究室的9名技术工作者亲切座谈。回顾我所超导专业科研发展的艰难历程和取得的丰硕成果,他难掩自己内心的激动和喜悦。他,就是老专家陈义祥。
       莫道桑榆晚,为霞尚满天。陈老虽已退休多年,但他仍心系我所科研发展,尤其关心超导专业应用研究的科研状况和技术发展。
       陈义祥出生于江西省一个农村家庭,1963年从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后,带着满腔热血跨进了712所。回忆过去,陈老这样说到,“日子几乎都是在只争朝夕的攻关中度过的。” 在同事的记忆中,陈老热心技术工作,重视理论分析、专业知识牢固、判断科学准确,是同事们心目中的“能人”。在科研工作中,整机方案、理论计算、施工设计、生产制造、电机试验……他总是全程参加。陈义祥处理问题全面、细致而严谨、思路开阔,多年来,他与众人一起极尽所能为我所军品、预研而勤奋地耕耘着,一次次攻克项目研制过程中的拦路虎,出色地完成了多项任务。
       莫道桑榆晚,为霞尚满天。2004年,退休7年的陈义祥接受我所返聘邀请,协助开展100KW高温超导同步电机的研制。研制组人员都是年轻人,除了他,没有人搞过电机设计。研制高温超导转场式同步电机,是一次全新的尝试,没有参考资料,全靠自己独立设计。在困难面前,陈老总是鼓励年轻人:“困难不要怕,只要方向正确,努力、坚持,你们就一定能作出超越前人的成果来。”每天,陈老与组里人员加班加点,从系统确定到电机方案,从电磁方案计算到磁体设计,从转子到定子,还有文件编制,变频器验收试验,生产制造试验等等,都得陈老精心计算和策划。在他的鼓励下,全组人员时刻以零缺陷要求鞭策自己,精心研发设计。上级领导也十分重视,严格把关。2007年,国内首台100KW高温超导转场式同步电机试验一次成功。
熟悉他的人都知道,退休期间,年逾七旬的陈老在家自学打字,将自己所积累的知识、参加重大项目所作的专题分析以及理论计算整理出来,形成了厚厚一本《手稿择录》,里面沉淀的是他50余年工作生涯积累的结晶。今年年初,陈义祥将这本《手稿择录》交到了所里。“我对党和国家给予我的培养感恩不尽,虽然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退休人员,但想到能为所里做点事,能为年轻人多提供一点参考,我就感到轻松和欣慰。”陈老的话平静而质朴。 
       金秋余热放光辉,离退人生出真谛!也许,于永先、陈义祥两位老专家对信念的坚守,形式各有差别,但他们选择的方式最朴素,也最有力量。他们严谨求实、勇于创新的工作作风,带给全所科技工作者的不只是敬意,更是信仰的鼓舞和精神激励。
向前已无文章

电话:027-68896889 地址:武汉市武昌区南湖汽校大院

传真:027-88035934 企业邮箱:whchdq@whchdq.cn

版权所有 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第七一二研究所  鄂ICP备06018391号   Copyright © 2014-2017 技术支持:(优狐云力)

关注我们